Ukuzilanda和摄影图像: 对艾丽斯·曼恩和勒博杭·克加尼的视觉实践的沉思

学者兼作家Athambile Masola在其题为《Ukuzilanda, ukubonwa nokungabonwa kweheritage yaMakhosikazi》的演讲中,将Ukuzilanda的概念与黑人女性的主动性联系起来。在她看来,Ukuzilanda包含四个关键过程:

 

- 找到自我(关系)

- 连结过去和现在:找到自我,并在当下将自己与过去联系起来

-  Ukuzithutha作为Ukuzilanda的一种形式(母系记忆相对父系记忆)

-  Ukuzilanda作为人名列表

 

考虑到官方塑造历史实践的排他本性,包括视觉形式在内,Masola的Ukuzilanda概念尤为重要。当谈论到南非摄影作品时,我们在讨论父权的视觉历史 ,尽管有很多黑人女摄影师为南非的摄影景观做出了重要贡献, 正如女权主义理论家Tina Campt指出,摄影不仅是一种创造影像的媒介,而且是“一种日常的支持性策略和对抗性的视觉实践”。在这方面,摄影是一种充满力量的政治表现手法。正是在这种语境下,我思考了由安静(Lee Ambrozy)策划,南非艺术家艾丽斯·曼恩(Alice Mann)和勒博杭·克加尼(Lebohang Kganye)“并行中的肖像:南非当代摄影展”中的视觉手法。

 

图像之间的对话?

 

尽管克加尼和曼恩的作品主体采用了共有的摄影媒介进行交流,但每个艺术家的过程和背景各不相同。曼恩说她结合了纪实和肖像摄影来“创造颠覆南非青年消极刻板印象的图像”。而克加尼重塑了传统的摄像方式,通过用装置融合了多维性和动态性的方式,如同以声音为导向的定格动画电影。必须强调的是,克加尼作为黑人女性艺术家所做的工作是Athambile Masola的“Ukuzilanda”观念的体现,因为她追溯了自己的家族史。另外,由于克加尼塑造了她周围的视觉/声音/物质/非物质世界,她的实践使人想起了女权主义学者兼作家Pumla Dineo Gqola的思想,即对黑人女性很重要的是“切身的沉浸在她们所处的环境中,并积极地参与和重塑她们自己的居住地”。南非的情况尤其如此,来自白人的父权凝视使黑人的世界和思想被边缘化和异化。

 

正是出于这种精神,必须审视曼恩代表了南非黑人青年的作品。虽然曼恩的黑人青年写真作品打破了某种占主导地位的视觉表现方式,这种方式倾向于把黑人青年描绘成永远一无所成的贫困罪犯,但同样重要的是探究为什么人们对白人镜头下的黑人生活有一种持续的迷恋。正如民权运动家Audre Lorde曾经说过的那样,黑人有权力以自己的方式定义自己。Lorde的强烈警告“我知道,如果我不为自己定义自己,我会被别人的幻想压碎,然后被活生生地吃掉”,之所以至关重要,是因为提醒了我们叙事形式的政治本质。

 

换句话说,仅仅让黑人扮演摄影“主体”的角色,却让他们被另外的声音代言,是不够的。正如视觉激进主义者Zanele Muholi在它们自己的实践(包括摄影)中指出的那样,在镜头前的人和在镜头后的人所做的贡献一样多。在这种语境下,Muholi将他们的摄影对象称为“参与者”。而且由于Muholi记录下了这些代表一部分历史的社区,因此他们也成为了镜头前后的参与者。就像经常在镜头前后出现的克加尼,摄影师与摄影对象之间的界限不断被打破。

 

即使展览的标题暗示了克加尼和曼恩的作品之间存在相似之处,但沉思这些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为什么要摄影?

我们对着谁摄影?

我们在哪里摄影?

我们为谁摄影?

当我们拍照时,我们是谁?

在探讨克加尼和曼恩的作品之间的联系时,应以这些问题为中心,了解每位艺术家所凭依的历史。 而且考虑到Athambile Masola的思想,即获取自我,认真考虑每位艺术家在重新呈现被边缘人群占据的世界(在当下和过去)时所处的位置是十分重要的。